咸叔

我从你妈妈手中偷走了车钥匙,搂着你大步走出这个我们都不曾得到快乐的地方。
跳进宽敞的敞篷车,将油门一脚踩到底,两边的风景在疯狂倒退,一个急转弯似乎又把一切不安与犹豫全洒在了大路一旁,尖叫亦或是笑骂都是这场疯狂计划的调味品。
我能看见反光镜中你父母正气得跺脚。
不顾旁人目光,两个疯子踩着youngblood的点,狂欢了一路,把口哨吹上天。
"我好爱马龙白兰度,他是一个超有魅力的男人,也是值得我去吹捧的人。"
"黑夜吞咽掉了好多东西,摆渡吟诗,弃婴的哭闹,零碎的星火……"
"Luke我们飞过大峡谷去做上帝吧?"
我听见你无厘头的絮叨,想必你是醉得不清。
但又不是酒精作祟,
着实奇怪啊。

"say  you  want  me "

鼓点自在如初,肆意节奏把现实境地彻底甩开。
从你口中接过香槟,顺带品了品你的薄荷唇膏,口腔内也随之弥漫着苦涩。
前方的路实在好长,你索性贴近我的脖颈和我讲述你的野梦。
永远腻歪在一起吧。
我顿了顿,随即吻了你的眼睑。
没有回应,猛吸一口烟后却咳了好一阵子,我哑然。
把它递进你的嘴里,你像个孩子一般手舞足蹈了半天,再吐出长长的烟圈,头发也被镀上蒙蒙的白色。
共享最后一根香烟和一瓶香槟
是我们还能做到的。

“out  of  your  life  ”

我们知道这些都将结束
你不是长发公主,没有长长的头发将我带入你的高塔里。
但你会记得今天吗?
炸裂的节奏和鼓点,泼满了坐垫的香槟啤酒,路旁边干枯的鸢尾,极限速度,脖颈侧的唇印,吐出的漂亮烟圈。

你都会记得的
记得今晚,记得我无法给你的承诺。
"back to  your  life "

"pulling  away from you "

”youngblood "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