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叔

Halo

战争很快就袭卷了整个美洲
已是寒冬,
布鲁克林的巷子里已经很少有人在走动了,大户人家门前的台阶上堆积的雪已经可以没过小腿肚。
Steve已经画了一百来张的白桦林,却还是没等到Bucky的消息。
Bucky是在去年秋天的时候应征入伍的,一开始的时候steve每周都能收到来自于战场上的两封信,后来到一周一封,再到一个月一封,再到现在几乎很少能收到来自Bucky的信件。

战争非常残酷,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它是否会向你传达噩耗。
Steve从小就是是一个睡眠质量极差的孩子,噩梦是陪伴他每晚的“伙伴”
Steve从来不惧怕噩梦——直到噩梦的内容有于Bucky
因为Bucky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写信回来了。

收到Bucky的来信是在布鲁克林这几年以来最冷最干燥的一天,非常突兀,但这都不重要了。
与以往娟秀的字体不同,这次的字太过潦草,有很多地方需要Steve一个一个去辨认,况且信纸上还有一些血迹和乱七八糟的污点。
战势很紧张。
不用说Steve都能明白,这样的一封信没能让他安心,反而更让他的忧虑更重了一层。

春天如期赴约
该死的是Steve在春天里总会有各种花样的过敏症状,当steve捂着红得不正常的脸走出房门时,
他看到了Bucky。
笑意盈盈地站在他家门口,身着一套他最憧憬的军装,虽然已经有些褪色和破旧了。
Bucky比以前更强壮了,在军队生活的日子是一种高强度的历练。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