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叔

病态

无尽的公路横跨在我的前方
海水浸透了我的发丝和皮肤 嘴边只要一舔就是咸味和鱼腥味
我想跑向大海的深处 孤独的人是不会游泳的
汽油耗尽的第二天 我被困在了一个未知的地方
一个人孤独久了是什么感觉
我不知道 大概就是习惯索居离群后对事物随性放纵 放纵完后又要哭上两天
那种无力和麻木感 可以扼住人的咽喉 切断人脑电波
汽油耗尽的第十天 车上的干粮已告罄
骤雨来访
狂风掀开了车顶 而我安然无恙地缩在后备箱里听着广播
今天的女主播声音尖细干涩 耳朵非常抗议 并咒骂我对它的不屑一顾 然后耳朵停止了它的工作 女主播应该还在继续她无休止地哭泣和尖叫
我想我聋了
手指摁下了暂停键 借着雨水 我洗了把脸
汽油耗尽的第十二天
我丢弃了我的那辆老爷车 它看起来糟糕极了 几次跟我嚷嚷着退休 最后我放弃了这位老朋友还有身上的那把瑞士军刀 我想对于一个即将死亡的人 这些都是累赘
带着并不完整的身体和灵魂
我逃逸了

生前的最后五分钟
我脱下身上的所有衣服 倒在公路的中央
只是想和上帝坦诚相见 
我深呼吸了几秒 闭上了眼睛

男人死于自家的浴缸里
全身因浸泡过度肿胀到已经看不清人形 恶臭飘到了邻居家后才得以被发现
令人疑惑的是
死者生前割下了自己的耳朵
在旁边的架子上有台正放着节目的收音机
女主播声音甜美 不厌其烦地唱着一遍又一遍
像是虔诚的教徒一般
“Every Sunday's getting more bleak

A fresh poison each week

We were born sick, you heard them say it

My church offers no absolutes

The only heaven I'll be sent to

Is when I'm alone with you

I was born sick, but I love it

Command me to be well”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