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叔

咬下口中最后那瓣橘子
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我望向窗外
跨年的钟声已经敲响 人们走上街头点燃烟花 小孩儿总是用手捂着耳朵 半眯着眼睛躲在大人背后  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吧
和去年没什么不同的地方 电视机永远都是自顾自地表演 即使无人欣赏 火炉旁的人们的抢红包 不亦乐乎   眼睛被502胶水黏住一般 和手机生了根 分不开
想着也是无趣 点燃了最后一根仙女棒 一个人站在台子上吹着风
手比划了几下 却什么都没看到 直到最后的光点也没出现的时候 扔下了手里的棍子
有些失落地打开了消息页面 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只看到了一句句的“新年快乐!”
花式的群发和红包飞天 
而我一直等的那个人 没出现
张声说【所有的人都在等红包 而我在等你】
我想是这样的  可我也不知道 我等的 是不是你呢
咽下了最后一口干涩的酒 燥热和难受袭卷了我所有的感官
如果我能暂且不去想关于你的问题 那就让我好好做个美满的梦吧

去年的结束 今年的开始
止于你罢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