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叔

情人

她像一株草 干净柔软
我喜爱她 更多的时候 我愿意把她看作我的情人
因为她总是可以适时地带来我所钟爱的哈根达斯以及一些老唱片 她愿意把涂抹着蓝莓酱的吐司分我一半

更多的时候 她的眉毛稀稀疏疏的 头发穿透我的耳廓 我很喜欢 因为这样我也可以为她添上几笔色彩  抹抹她未涂匀的洗面奶 亲吻她的鼻尖和肚脐 

我宿醉不欢  而她带我回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