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叔

我的朋友们都喜欢天天笑嘻嘻的我
所以我不敢丧
一旦我开始丧了我会被讨厌 会被觉得表里不一
所以丧也要偷着丧
这是最悲哀的
到最后实在藏不住了 开始明面丧
就已经做好被疏远的准备了
我在不停失去我的朋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