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叔

致幻剂

和摆钟的对话
就像是在和一位死沉却又刻板的瘾君子博弈,
每一下的敲打声都在挑拨我的每根神经。
不知道白天是如何夜晚又是如何      
伴随冗长却难以捉捕的记忆,我驻留在了巢里,陷在了这起伏的痛苦中。                                                                                              钟声,吞咽声,以及毫无意义却又被强制命令的祷告。    
似是宣告了我的无期徒刑,
而重新认知其他地域已经遥遥无期。

我最后能想起的是废弃火车的
留落着我深浅不一的吻的车厢。 
以及笼罩在荷尔蒙之下的吉赛尔女孩。    
臆想症发作时,光晕的边缘有了些许少女的影子。
我想极了阿娅
我的罪恶。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也许是在末日奔途中的车厢,
也许是“日食先生”  这样美妙的称呼之后,
也许是青春期的致幻剂所致。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