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叔

男人在门外点燃了一根烟

黑暗中是看不到烟圈的
香烟的味道真是该死的好闻
烟开始慢慢浓稠

也许是思考入迷
也许是吵架
点燃了第二根烟
点燃了木门

香烟变为浓烟
烟圈在火光中跳跃
但没能跳出音符的美感
恍然大悟

这是两个人的劫难

火烧光了每一寸肌肤与脑浆
烧光了生前走马灯的念想
撒旦脱掉了他破陋的披肩 把手伸向我

该走了

也许该睡觉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