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叔

致幻剂

和摆钟的对话
就像是在和一位死沉却又刻板的瘾君子博弈,
每一下的敲打声都在挑拨我的每根神经。
不知道白天是如何夜晚又是如何      
伴随冗长却难以捉捕的记忆,我驻留在了巢里,陷在了这起伏的痛苦中。                                                                                              钟声,吞咽声,以及毫无意义却又被强制命令的祷告。    
似是宣告了我的无期徒刑,
而重新认知其他地域已经遥遥无期。

我最后能想起的是废弃火车的
留落着我深浅不一的吻的车厢。 
以及笼罩在荷尔蒙之下的吉赛尔女孩。    
臆想症发作时,光晕的边缘有了些许少女的影子。
我想极了阿娅
我的罪恶。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也许是在末日奔途中的车厢,
也许是“日食先生”  这样美妙的称呼之后,
也许是青春期的致幻剂所致。

我有一个朋友

我有一个朋友
天生小手/兔嘴
说话永远轻柔 眼睛不明亮却/真实
在地球上能 常驻 67分钟

来自阿尔斯星球 没有尾巴和特异功能
显示屏里没有人
她却依旧乖巧 看着镜头
/我们是 最好的 朋友

“我们的手里/有/全宇宙”

焦岩/日光/咸味 
这里是海
我们能在海边呼吸着一次又一次
游出了一条不规则的轨道

睡梦/安稳  海鸽是自由的 
大无畏一般
身下便是/蓝色/的深渊
我是/你也是
波浪 一层一层

后来
她沉/到了自己的家里
回/到自己的星球里
睡梦中还能打一个/67分钟/的电话吧

地球时间
2017年/13/月25/点67分

——咸叔

迷幻青春

片段截选

阿娅,
日趋疯狂是件好事,
面前的锁已经开始渐渐磨损,狱警开始啃起了我们的血馒头,
我看着我的同伴们从地痞流氓变成了不完整的人体雕塑。
也许上帝保佑我,我的编号还与这个“仪式”没结下缘分。

锁已经开始磨损,眼睛开始污浊。
我开始念叨耶稣,念叨他的罪行与残忍。
在其他人都崇尚他时,我想站出来做那个被众人唾弃的犹大。
他这样虚伪的人,如何能成为上帝。
若他真的悲悯,我是不会吊在这无人挂念的悬崖上。

好像说远了,
写到这时我听到了有警棍敲击地板的声音,
我想可能我的好日子马上要来了。
我将这封信投出去后,若你能给我一个肯定的回复,我想我可以解开那腐朽的锁。
逃出去。
我突然想起以前我把你扣在属于我们的牢笼里时
我扒光你的所有
你哭吼 尖叫 亦或是用剪刀扎进了我的咽喉

你害怕我
而我义无反顾地扑向你这团灼热的火
你不知道吗
这是我们的迷幻青春
有镭射布的铺垫还有早已俗套的火烈鸟
还有像一个疯子一样的……
疯子一样的什么呢?

嗨 我来了
成为噩梦
甚是荣幸

男人在门外点燃了一根烟

黑暗中是看不到烟圈的
香烟的味道真是该死的好闻
烟开始慢慢浓稠

也许是思考入迷
也许是吵架
点燃了第二根烟
点燃了木门

香烟变为浓烟
烟圈在火光中跳跃
但没能跳出音符的美感
恍然大悟

这是两个人的劫难

火烧光了每一寸肌肤与脑浆
烧光了生前走马灯的念想
撒旦脱掉了他破陋的披肩 把手伸向我

该走了

也许该睡觉了

时间把人脸上刻了几道疤
有的人的疤是迷人的 有的是受罪的

云是丰富饱满的
热气和格瓦斯

烂俗:汽车,两旁的树木在疯狂倒去 像电影一样

我:时间不抽象 两旁的树木就是时间。

可能
该睡觉了

骤雨

列车

耳边还有一副枯骨和头颅

门外是人
门里是人

有年龄之分
里面的人在竞争
外面的人在唱戏

年年岁岁朝朝
旧事旧别旧人
终成戏中人
终为戏事温

明年的话
明天的话
也来看看我吧

睡前故事

一。
再次惊醒时
对面是七张空床。

咕咚 咕咚
我听见了喝水声
是自己的。

二。
不知道是谁提起的
她快要成年了。

恍惚了一下
是啊,她快成年了
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还是个婴儿的体态
很小很小
很轻易就能把她抱在手里

她是温暖的。

三。
上一次见到她时,是在一家精神病院。
病号服被她的身子撑得很鼓很鼓,她的脸上到处都沾有墨汁,我耐心地给她洗了澡,
轻嗅她头发上的香味
她患上了抑郁症和暴食症
每次去看她的时候 她的腮帮子总是鼓鼓的
她鼓鼓的,像个球。

四。
每年的12月份,我会去看她
事实上我是这个世界最后一个愿意和她交流的人
所以在我面前,她依旧是个孩子一般。

去年的这个时候
她告诉我她吃了甜甜圈,配上黑咖啡
她还告诉我她看到了彼得潘。
我说我爱死这个组合了。

五。
但今年不一样
没有来由的,没有征兆的,我开始厌倦她了
我讨厌她臃肿的体态,说话时做作的尾音,一无是处并且极为廉价的眼泪
不得不说
她真恶心

六。
我给她留了一大堆日记
并且明确告诉她自己不会再来看她了

这些日记 记录了你的成长历程
所以你可以好好看看你是怎样苟且活到现在的。
我对她说。

七。
她的反应我早就料到了
大哭大闹摔东西
拿起手铐想锁住我的脚

看,真是令人不省心啊
无可救药

我摇摇头,掏出了那把手枪
我藏了十八年。

八。
声嘶力竭
想让我再看她一眼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呢

为什么要这样排斥我

为什么要这样排斥身为我的你呢

我们 本就是同一个人啊

砰——
我朝她心口开了一枪

只有死人才会安静。

十。
咕咚
咕咚

额头上是密密麻麻的汗珠
我捂着自己的脸
倒在床上

真是糟糕的梦啊。
3

反匪

【叶藏啊,即使是酗酒】
【也是天使般的好孩子呢】

所以呢
如果叶藏是好孩子
那我一定更好 那么太宰治先生笔下也会有我
可我更像一个交接人

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什么都不是真本事
永远是一副随和却又很臭的面孔

虚像 虚了又虚
虚法还诧异
像极了白色恐怖时期的反匪协会
所有人禁嘴 缝住脆掉的黄牙

后来
众人将唾沫瞄准我时
我便知道

垃圾们是如何诞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