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叔

我胖

我好想吃芝士披萨烤冷面烤豆腐酸汤粉洋芋粑粑麻辣香锅烤鸡胗烤豆角小烤肉一切我爱吃的水果双椒鸡饭北海道寿司烤馒头农家小炒肉宫爆猪肝炝炒空心菜鸡蛋仔海底捞甜肠糯米饭爆浆大鸡排盐酥鸡墨西哥卷钵钵鸡串串香麻辣火锅牛肉粉葱煎饼。

但是我胖啊。

我爱成熟女人

男人在门外点燃了一根烟

黑暗中是看不到烟圈的
香烟的味道真是该死的好闻
烟开始慢慢浓稠

也许是思考入迷
也许是吵架
点燃了第二根烟
点燃了木门

香烟变为浓烟
烟圈在火光中跳跃
但没能跳出音符的美感
恍然大悟

这是两个人的劫难

火烧光了每一寸肌肤与脑浆
烧光了生前走马灯的念想
撒旦脱掉了他破陋的披肩 把手伸向我

该走了

把生活中的所有惊喜都归咎于个人功劳实在是愚蠢。

告别五

你本无意穿堂风
却又引山洪
似惊鸿一瞥
实飞蛾扑火。
/

于蓝图
本该都是上进的绘制者
后来有人偷了懒 从蓝图上坠落
直到你我再也抓不住。
/

你总说生活是泥坑
但我愿意我陪你搅和
后来我越陷越深 你再也没伸出援手
只是看着我并且告诉我
我们还是如以前一样好
骗子
/

我终于能够做到了
告别五年
打扫为你留了五年的心脏  里面可清冷极了
不过终是清掉了所有快乐或是不快乐

/

花朵往往被被赋予饱满的意向与鲜明
但凋敝之后却也不见人赠予其丰盛的葬礼

一直以来都只想秉承看人要报以善意的想法
只是事实一般不如所持理念相交相符
也许真有什么东西是在睡梦中渐渐凋敝了吧

杨梅女孩

杨梅向来以有志青年自居,
四点钟起床,五点钟钟出门,八点钟公司打卡,打杂或是做数据样样能够应付。
北京五环外的生活在她眼里就是道上小小的坎
我在成为她的同事前遇到乐观的人不占少数,但像她如此的是少数。
她喜酸,喜湿。而我是个甜食主义者,口味上来说难协调,以至于后来的同居生活我们都是分开做饭。

我是个悲观主义者,怎么说,成天和杨梅这种乐天派唱反调。很难想象这样两个极端边缘的人是如何探入对方脑电波并交合五年。

刚到北京打拼的日子,我是骑着铁皮自行车的人。寸头衬衫西裤是我的名片,从不谈泯然众人,因为无论怎样都是最边缘的生活,而我也不曾聪敏过。
穿过栋栋高楼大厦时我便想着这是我毕生都不到的高度。

乐天派和悲观者的生活是无意间的交叉以至于到最后已成理所当然,杨梅说希望以后能开着别克去看看老狼的时候我承认我笑疯了,她和普通女孩太反常了。
当其他女孩在追求名牌或是流量明星时她能对一个过时的老男人如此执着。
这真是太奇怪了。

时间线又到了创业初期,有一次喝酒喝到烂胃,我恍惚间就到了医院,到了手术室,然后再到了重症监护病房。
杨梅依旧保持着她惊人的三四五点的作息,加班也是一直勤勤恳恳,但总能在我快入睡时轻轻捏住我的手,或是将头枕在我的左耳旁,摩挲着我的皮肤。
我突然想起以前最爱的杨梅酒,酸夹甜味却又解渴。
杨梅当然比不上杨梅酒的诱人,我是指人。
但有时看到她眼里的闪闪星星和别克老狼梦时一切好像又能说的过去。

我终于成立了一家小的不能再小的公司。
小到公司职员不到十位数,地方更是偏僻。如果换以前我一定会悲观到不能再悲观,让这个小公司直接倒闭。
但是这次我没有,
无论是策划案还是规划前景布局等等我一个人都挑起来了。我向职员施压,也向自己施压。
因为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我这二十九年来的最高成就,所以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荣耀。

现在我三十六岁了,
公司的规模越来越大,我也有了不好的皮肤,微微的啤酒肚,以及摸爬滚打后的精明老练,而不是初到北京时还保留着寸头蹬着自行车的稚嫩青年。
一切都在改变,唯一不变的是杨梅。
因为她永远都不会改变了。

杨梅死掉的那天,公司刚成立十五个月,
而我还正与客户交接单子最后的流程
医院的多次电话也在我的忙碌中被我无视掉
直到我看到她父母发给我的短信
货车司机酒驾 肇事逃逸 女儿当场死亡
这是生活,不需要什么狗血剧情,但事实是,它就这样发生了。
我赶回北京时她已经火化了。
她只留了一堆灰给我,周围的人都在哭泣或是咒骂肇事司机。
我没参与其中,拨开了前面的一堆人之后
只觉得一阵眩晕,蹲坐在地上,仔细亲吻着骨灰盒
好似她身上的香皂味还在。
“杨梅,我前天终于搞定了一个单子,虽然不大,我终于可以给你买辆别克了。”

在公司还没成形的时候我其实就遇到了很大的困难,资金周转因为个人疏忽出现了很大的失误偏差,那是我最郁郁不得志的时光,我开始酗酒抽烟。
我没有被责怪,她也没闹过脾气。
她只会搂着我,搂得很紧。有时她很像一个母亲,耐心缓解着怀里人绝望的情绪。
之后的某天里
我正醉的不行的时候她突然捏紧了我的手腕,将嘴巴凑近了我的耳朵
“爱护自己,我准备嫁给你了。”
然后她突然笑出声,她有两个酒窝,眼睛里好似有银河与星辰,她似乎很幸福。
之后我没再酗酒。

我三十四岁那年取了我的太太,杨梅死的第四年。

我一直认为我没那么爱杨梅,她不漂亮,身材也不怎么样,说不清楚纯正的普通话,品味在我看来也没有特别出众的地方,总的来说着实普通,但和她在一起时我也是一样的,我们都很普通,都是孤独的底层北漂。

和杨梅刚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总是会叹惋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和一个与自己完全两极化的女孩在一起。但后来我想清楚了。
做饭的时候她总是先将我的准备好,等我准备动筷时她才悄悄溜去厨房烧自己的菜。
她其实也不是绝对乐观,她也会累到哭鼻子,只是因为看到我太悲观,才强撑着自己每时每刻都要做的像个乐天派。
她希望她能给我力量。
我进重症监护室的时候她两晚没合眼,我是个安全感很低的人,夜里如果有人搂着我睡也许我才睡的安稳,就这样,在我昏迷不醒的那两个夜晚里,她瘦小的身体隔着那些硌人的仪器,紧紧抱住了我。
她没去工作,她就这样在我的床前陪伴我直到出院。
她能坚持那样勤奋的作息,是因为她想嫁给我,也料想到我会因为经济情况而暂时否定这个想法,为了给我分担经济压力,悄悄跑出去打了另外一份工。
这些都是她死后我整理遗物时才知道的。

她下葬那天天气很好
仿若是婚礼而不是葬礼。

在和她的恋爱中,我是个懦弱的人,我自以为的主见不过是她的谦让与对我的爱。我自以为她能等得起,很多自以为造就了我永远无法弥补的过失。

她如她的名字一样,酸甜,不起眼,平凡,但总能给人解渴,融化在口中并且快乐怡人。
也许我早该好好告诉她
"我真爱你。"



平安

我想起我很久之前做的梦
圆圆的月亮摇摇欲坠
它很大 遮盖住了我的瞳孔 触碰我的发丝
之后的事不再赘述
世界崩溃瓦解 我的生活也一并落入深渊
指尖上的光点也转瞬即逝 裂变为土尘颗粒
惊醒只是一瞬间的事 我祈祷着这样的场景永远不要发生

今晚的视线上空
没有月亮呢
也没有星星
爸爸的电话依旧正常接通